印可來歷

传法禅师的悟道颂以及从田冈禅师的印可过程

第一 悟道颂

此身运转是何物
疑端汨没三夏来
松头吹风其一声
忽然大事一时了

何谓靑天何谓地
当体淸净无边外
无内外中应如是
小分取舍全然无

一日于十有二时
悉皆思量之分别
古佛未生前消息
闻者卽信不疑谁

 
 

既是大圓文載賢傳法禪師的恩師也是佛祖正脈的第77祖,曹溪宗的田岡大禪師1962年任大邱桐華寺祖室的时候,大圆文载賢禪師也一同住在了桐華寺。
一日, 田冈大禅师把大圆禅师叫到跟前说了关于大圆禅师第一悟道颂的想法 : “你的悟道颂可以证明真悟但是一般的悟道颂都是短的。”
听了这句话后, 大圆禅师背出了曾经路过金堤平野时, 看到夕阳的日月后立刻背过的第二悟道颂。

*祖室: 寺院裏的最高佛法者。田岡大禪師不僅是一位祖室還是傳承了佛陀悟道之法的祖師。

第二 悟道颂

 

日月兩岭载同模
金提平野满秋色
不立大千之名字
夕阳道路人去来

 
 

听完第二悟道颂的田冈大禅师没有至此停留, 继续问, 能否当场背一首同样境地的颂。大圆禅师当下背起了下一首颂。

 

岩上在松風
山下飛黃鳥
大千無痕迹
月夜亂猿啼

 
 

听到头两句的时候还是微微闭上眼睛的田冈大禅师,当听完后两句以后立刻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了喜悦之色。
但是田冈大禅师仍然没有就此止步的意思,继续问了下一个问题 : “僧众们把你叫到山上,其中法性(香谷和尚的法弟子眞际)问你 ‘达摩不识’ 的道理时,你说 ‘露了’。如果你是当时的梁武帝, 面对达摩大师的 ‘不识’。你会怎么回答呢?”
大圆禅师回答说 : “如果我是梁武帝就说虽然所谓的圣人也没有, 跟朕如是共享德华岂不更好? 并会牵着他的手站起来。”
田冈大禅师非常感慨的说 : “何时达到了如此境地?”
“岂能说是达到? 岂能说是具备? 又岂能说是本来? 只是如是而已。”
听完大圆禅师的回答,田冈大禅师难以掩饰欢喜之情。两人如同伯牙见到了钟子期一样,喜气洋洋。

关于 ‘达摩不识’ 公案的问答是有过一段插曲的。被田冈大禅师召唤的前几天的晚上正值入禅时间,奇怪的是,禅房里除了兩位老僧外,其他位子都是空空如也。
大圆禅师正在纳闷,门外有个僧侣悄悄做了一个出来的手势,然后对着耳朵说大部分的僧侣们都在后山上等着,叫他一起去,大圆禅师跟着年轻的僧侣进了山,来到山中一看,大概有20多位僧侣站在那儿等大圆禅师。
其中一位法性僧侣见到大圆禅师后,突然发问起来。
“说一下达摩不识公案。”
大圆禅师毫不犹豫的回答 :
“露了。”
旁边的松菴和尚又问了岸树井藤公案。
“在这里, 怎样才能活下来?”
大圆禅师立刻大声说 :
“岸 树 井 藤。”
看到众僧侣都缄口无言,大圆禅师回头下了山。
第二天早饭结束后,明虚和尚把昨天晚上入禅时间中无端旷课的事情开了大众会议,致使山中发生的事件才水落石出。
最终,入禅时间里旷课的僧侣们都穿着长衫,郑重的给田冈大禅师磕头谢罪。
田冈大禅师彻底验证了大圆禅师对 ‘达摩不识’ 公案时所答的境地。
有了这种彻底验证的第二天,大圆禅师被田冈大禅师召唤过去,当时月山住持和尚也在场。在这种情况下田冈大禅师直接把传法偈传给了大圆禅师。

*伯牙见到了钟子期: 伯牙是古代中国瑶琴的达人, 是著名的瑶琴演奏家。但是真正能理解他的音乐的人只有好朋友―钟子期。钟子期死后,伯牙断琴弦再也没有演奏瑶琴。
*公案: 話頭。爲了悟道,禪師的明示。提出疑問後讓人們參究

传法偈

 

佛祖未曾传
我亦何受授
此法二千年
广度天下人

 
 

田冈大禅师还让月山和尚当了印可的证人,并叮嘱一直到2000年为止不许让别人知道,如果不这样会在以后的传法中遇到很多的障碍。并说一定要注意身体,命令月山和尚让大圆禅师去桐华寺的布教堂-普贤寺去效力于布教上。
田冈大禅师虽然把大圆禅师叫到山上问答过的众僧们都磕头谢罪过,但还是担心大圆禅师。所以急忙把结制中的大圆禅师送到普贤寺去了。
大圆禅师去普贤寺的当天,田冈大禅师一直相送到离开寺院1km还多,并且把提前写好的付颂传给了大圆禅师。付颂如下 :

*印可: 传承佛陀正脉之法的老师正式的印证弟子的悟道。

付 颂

不下御床对如是
后日石儿吹无孔
自此佛法满天下

 
 

以上偈颂里的第一句 ‘不下御床对如是’ 也有小插曲。
以前大圆禅师拜田冈大禅师于郡山隐寂寺的时候,一天在庭院里不期而遇,有过以下的问答。
田冈大禅师问 :
“道一下空寂的灵知。”
大圆禅师回答说 :
“如是跟禅师对谈。”
“道一下灵知的空寂。”
“跟禅师对谈是如是。”
“什么是如是对谈之境地?”
“明王不下御床通天下。”
所以把大圆禅师这时回答时的境地,放在了付颂的第一句。
纵观田冈大禅师在印可大圆禅师的整个过程,一次,两次,三次,不停的確认,验证。不得不让我们佩服一代宗师的明眼智慧,又不得不赞叹大圆傳法禅师至始至终,没有一秒钟的犹豫而明澈的回答。
两位禅师以法喜建起的境地仿佛就在眼前,让大家无不欢喜雀跃。
至此跟田冈大禅师约定的2000年代已经到来,所以在这里大圆文载贤传法禅师明示了从田岡大禅师那里传承下来的传法偈。
至此,镜虚、万空、田冈大禅师延续下来的近代正法火种,如田冈大禅师的预言,定将在这时代布满全天下。

印可事实内容

前佛国寺的方丈—月山禅师,生前经常跟大圆文载贤禅师相互往来或书信交流,可见彼此的友谊非常之深。虽然月山禅师比大圆文载贤禅师年长20岁,但是一直保持友谊的原因之前也讲过,因为月山禅师受田冈禅师之命,来日要证明大圆禅师的印可事实。

1995年光州三圆禅院竣工法会上,月山禅师提议让大圆文载贤禅师公开印可事实以及当时的问答内容、传法偈颂和附颂。但是大圆禅师因还没有到跟田冈大禅师所说的2000年期限,所以还是执意挽留了月山禅师的提议。因此光州三圆禅院竣工法会时,月山禅师坐在椅子上正明的过程中,只是主持的司仪简单公开了印可事实。

所以在法门开示结束的时候说:“我拖著83岁的老躯来到这里,不是因为普通的事情,是为了夸奖而来的。希望各位依持大圆居士,将来一定要成就佛法。”月山禅师用这句话代替了没能全部公开传法偈颂和附颂的遗憾之情。

一直到1997年进入涅槃之前的一个月,大圆禅师去探病的时候,当着侍者—宗雨和尚(现佛国寺方丈)的面说,“这位是光州的活佛。希望你得到这位的指导能修行正法。”,一个月以后进入了涅槃。到了2000年开始,田冈大禅师给大圆禅师的传法偈颂和附颂,通过大圆禅师的所有书籍开始全面公开。

至此,镜虚、万空、田冈大禅师延续下来的近代正法火种,如田冈大禅师的预言,定将在这时代布满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