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参禅的修行者

作为参禅的修行者,首先要专注佛法的第一道理——即悟道的修行上。
假如修行的是话头禅,就让参究话头的这个心,假如修行的是念佛禅,就让念佛的这个心成为熔炉,让其他人生观或杂念如同熔炉里的一点雪一样不得靠近才行。

别说是此身,就算是此生亦视为朝露不执着才行,可是近来连僧人也都为了金钱和名誉而明争暗斗的事件屡见不鲜,真是无法想象。

况且,即便是悟出佛法的第一道理,也并非已经修行圆满了。必须通过悟后保任,消除所有业障才能成就漏尽通而自由自在的应用六神通。
只有达到日常中也自在的应用六神通的境地,才可以称得上是修行圆满。但是看看其他有些禅院的情况,别说是这种修行,就连终点在哪里都不知道而左右彷徨。口中虽说“无”字和“是什幺”话头是最高的公案,却连参究的方法也没有正确的明白。口说“是什幺?”却想要以眼睛看的话,那是在境界上寻找,即便是过了无量劫也终不可得。所以,悟道而通达一切种智的恩师(善知识,上师)以分明的眼目不给指导的话,不管修的是举话头还是行观法还是念佛,都很难悟道。

另外还有就是,作为一个参禅的修行人,无视祈祷或念佛等其他修行方法,轻视戒行,对佛菩萨没有信心,仿佛我慢就是参禅修行人之气质的人也不少。如果真正看懂了禅,其实一切修行法都是跟参禅相通的。要以适合因缘和根器的修行法指导并修行才行。还有就是,以修行参禅为借口,独断专行胡吃海喝不遵守戒行的话,这也不是修行者。再有就是,如果轻视对佛菩萨的信心的话,当无量劫来养成的习气和因缘的魔障降临时,无法以自身的禅定和智慧来抵挡住而容易退转。当然了,崇拜相或偏向于祈福也都不能称之为正法。但是信心的火种若是灭掉了,那就是退转。当内在的我慢融化时,信心的火焰才能燃烧起来;当信心的火焰燃烧时,对佛法的感恩之心佛菩萨和善知识的感激之情才能充满,进而感谢世上的一切,随之发起为别人的大菩萨心。这个时候,佛像又岂止是相呢?供一杯水,擦一次烛台都是诚心诚意的。以这样虔诚的信心一举手一投足了,更何况是听佛法的时候呢!修行的道路上也是,直到成佛丝毫不会退转的。

初发心自警文 77页~79页  moonzen出版社

作为参禅的修行者,首先要专注佛法的第一道理——即悟道的修行上。
假如修行的是话头禅,就让参究话头的这个心,假如修行的是念佛禅,就让念佛的这个心成为熔炉,让其他人生观或杂念如同熔炉里的一点雪一样不得靠近才行。

别说是此身,就算是此生亦视为朝露不执着才行,可是近来连僧人也都为了金钱和名誉而明争暗斗的事件屡见不鲜,真是无法想象。况且,即便是悟出佛法的第一道理,也并非已经修行圆满了。必须通过悟后保任,消除所有业障才能成就漏尽通而自由自在的应用六神通。只有达到日常中也自在的应用六神通的境地,才可以称得上是修行圆满。但是看看其他有些禅院的情况,别说是这种修行,就连终点在哪里都不知道而左右彷徨。口中虽说“无”字和“是什幺”话头是最高的公案,却连参究的方法也没有正確的明白。口说“是什幺?”却想要以眼睛看的话,那是在境界上寻找,即便是过了无量劫也终不可得。所以,悟道而通达一切种智的恩师(善知识,上师)以分明的眼目不给指导的话,不管修的是举话头还是行观法还是念佛,都很难悟道。

另外还有就是,作为一个参禅的修行人,无视祈祷或念佛等其他修行方法,轻视戒行,对佛菩萨没有信心,仿佛我慢就是参禅修行人之气质的人也不少。如果真正看懂了禅,其实一切修行法都是跟参禅相通的。要以适合因缘和根器的修行法指导并修行才行。还有就是,以修行参禅为借口,独断专行胡吃海喝不遵守戒行的话,这也不是修行者。再有就是,如果轻视对佛菩萨的信心的话,当无量劫来养成的习气和因缘的魔障降临时,无法以自身的禅定和智慧来抵挡住而容易退转。当然了,崇拜相或偏向于祈福也都不能称之为正法。但是信心的火种若是灭掉了,那就是退转。当内在的我慢融化时,信心的火焰才能燃烧起来;当信心的火焰燃烧时,对佛法的感恩之心佛菩萨和善知识的感激之情才能充满,进而感谢世上的一切,随之发起为别人的大菩萨心。这个时候,佛像又岂止是相呢?供一杯水,擦一次烛台都是诚心诚意的。以这样虔诚的信心一举手一投足了,更何况是听佛法的时候呢!修行的道路上也是,直到成佛丝毫不会退转的。

初发心自警文 77页~79页 moonzen出版社